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一位自强不息的学长带给我们的故事——张巩
2018-06-21
【 字体: 】【 打印

 很多在校的学生都听老师提起过,一位叫张巩的学长,本科主修医学检验技术,辅修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中西医结合基础耳聋康复研究方向,这些都很令人惊讶,但让人更惊讶的是,他左耳全聋,右耳90dB,并于2012左耳植入人工耳蜗,每一个听力师都希望自己能为听障患者带来希望,而他,本身就是听障人士。这是第一次我们全面了解张巩学长的经历,看完他的经历我真的相信,越努力,越幸福。

出生

 每一个小孩子的出生都会给家庭带来喜悦,我也不例外,然而老天爷却开了很大的玩笑。

 在出生1年之内还没什么发现我有任何异常,最多以为我发育比其他孩子晚一点。而到了1岁半发现我不会讲话,就开始有不安的情绪了,为什么还不开口叫爸妈。

 于是马不停蹄地去看医生,医生给我做音叉等等检查,发现我是神经性耳聋。如雷霹雳,父母还是觉得诊断错了吧,久久不能平静,再去各级大医院复诊。

 始终是同样的结果:左耳全聋,右耳90分贝。属于先天性双耳极重度听力损失的患者,原因未明,无法治愈,需要佩戴助听器康复。

 这回父母真的死心了,不再祈求我还是个健康人,只是在想这个宝宝怎么办,未来怎么办。

学语

 跑温州,跑杭州,跑北京,几经波折,让人难安,最后3岁时配了一个模拟助听器,让我感知世界的声音,却始终不会讲话。

 后来在报纸上看到浙江省聋儿康复中心的语言班,是用来专门康复听障儿童的,父母又马不停蹄地带我去了那里,希望能让我开口说话。

 由于父母还要上班,又不允许两头跑,只能把我寄托在这里,离别之时,父母早已潸然泪下,然而我全然不懂,蒙脸望着渐行渐远的背影。

 也是在这里,我遇上了一位能放下名节,放下身段去真正关爱听障儿童成长的一位老师。

 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忆早已模糊,但我依然记得学“哥”这个音的经历。

 有一次我碰到比我年长的哥哥,我说“哥哥好”,但是发出来的音却是“hehe”音。当时带助听器区分不了“ge”和“he”,也不会舌后跟发力。

 老师知道了后,就单独给我正这个音,从语言的示范教我舌后根用力。但一个小孩子哪里懂这个原理,失败,再到压舌板,试图让我从舌后根发力,也不行。到最后,用手去感受脖子上缘的力量,勉强知道要领,但是非常不稳定。

 后来就每次监督我发“哥哥”音的时候就让我自己去摸一下脖子,感受一下,发一次失败,再发一次成功,再发一次失败,就这样不断地曲折前进,前前后后花了1个月左右才学成。

 不仅仅只有这个音,其他音也是如此,反反复复找要领并练习和巩固。花了一年的时间,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积累,一点一点纠正发音,一直到能基本说出中文所有的发音,尽管有些口齿不清楚,但已经比其他的聋儿孩子要好得多。

 父母来接我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成就,喜出望外,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这份恩情怎么还也还不清。

 但我康复的再好也只是在聋人圈子里,我必须要回归主流社会。之后我回家,跟正常人一样读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听力问题,上课的效率和学习的效率是非常差的,甚至连30%都不到。只能课后跟着老师辅导,在额外花更多的时间、投入的更多的精力,才使得我在学习上不会落后很多。

 语言训练对一个聋儿来说是一辈子的事。所以我在上幼儿园的同时,晚上放学回家我妈妈每天对我进行语言训练,不断的让我听说,不断的鼓励我赏识我,把我带出去。

 不管我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从来没有把我看成是残疾孩子,总是把我作为非常正常的孩子来培养。我心理健康、阳光、自信,也得到了许多亲切朋友老师同学的关心、关爱、支持。

听力学情缘

 一路上磕磕碰碰,终于通过高考考上了浙江中医药大学。

 为了丰富自己的知识内涵,也为了让自己更加全面,在主修医学检验专业的情况下,修习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并顺利毕业。

 我接触听力学的时候是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依然记得在大学的时候,在一个机缘下接触到听力学院的院长,他向我展现了听力学是一门在社会上以服务听障人士、解决听障人士需求的学科。

 如此一来,正好可以将我特殊的成长经历结合起来,更通彻地去领悟学科的理论和听障人的实际需求。

 记得接触鸡尾酒效应的时候,从理论上讲是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人的谈话之中而忽略背景中其他的对话或噪音,看起来很好理解,背后却是听障人士的一个真实需求。

 你们可能觉得没什么问题,听不了就听不了。但在我来看,因为我特殊的双重身份,更加懂得听障人士的真实需求,明白学科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周围的环境永远不可能是安静的环境,都参杂着各式各样的噪声。我们的听觉能力由于种种原因(包括听力损失程度及佩戴听觉设备)受限,让我们没有办法在噪声中跟人交流。

 放到工作中,比如讨论会、同事间谈论等等场合中,我们的劣势就暴露无疑,会让我们四处碰壁,心理素质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在外接触2、3个听障人士,跟他们对话后结合自身就很能感受的出来。然而很遗憾,到目前为止,由于技术的难点,这类问题没有得到突破性进展。 

 

自我认知

 作为一个听力师,根本就不知道人工耳蜗是个什么样的声音。我有幸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做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慢慢的去接触这个全新的科技。

 首先对于成年人来说,它的康复过程非常漫长。当时研一的时候做完耳蜗根本听不了任何声音,只有无法解析的电流声,一阵一阵撞击脑袋,只能逼着自己去学习和记忆每一个电流声所对应的每一个声音的不同之处, 不断地从理论上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同时也请来学校里5个志愿者,每天一个人,每次2个小时读声音,我不断的听并巩固记忆,每一次搞的双方都很筋疲力尽,志愿者也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年,才稍有一些成就,从最初听不懂声音,到现在能基本跟人交流。再看看周边的人和学术文章,才深刻理解人工耳蜗效果的多样性和背后人体生理的复杂性。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我对自己和学科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比如说有些事情我们是力所能及的,有些事情是我们所达不到的,还有一些是学科无法解决的,在这样一个复杂的背景下,我们怎么去权衡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平衡。同时我也会把自己的这份经历分享给同样的听障人士,尽量得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

 毕业了以后,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继续听力学事业。

 但这份听力之旅,让我更加的了解自己。也明白不同的事情要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和理解,从容不迫得处理自己的人生,就不会怨天尤人,生命是很精彩的,关键在于自己是怎么活。

 我进入了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检验科工作。检验科不同于听力学,它是一门临床辅助型科室,一切工作都是围绕着临床开展,跟病人的纠纷会少很多。

 并不是说你有劣势你就要逃避,而是你要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去做合适自己的事情。我本科学习了检验和计算机双专业,同时也正好赶上医疗信息化和大数据时代,在工作中,我两个专业的能力就都发挥出来了。

 在我这样一个历程中,应该能看到,学的东西多,都是为了未来能够有选择的权利。

 我们这样的听障人士本身就已经处于劣势,但是你也可以让自己选择有意义、有尊严的工作和生活。

 同时我也常怀感恩之心,能走到如今的高度,是全社会共同努力的结果。

 感谢言语康复师对我的教育,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走出第一步,学会最基本的人类沟通方式。

 感谢听力学院院长把听力学这门专业呈现在我面前,让我更好的了解自我以及重新看待自己的人生价值,否则我不会知道该如何帮助听障群体。

 是学校和周围的环境提供了让我健康成长的平台。父母灌注我乐观、自强不息的精神,老师同学们都愿意跟我交流,使我不会觉得自己不被人爱,同时在与他们沟通过程中不断加强自己的心智和言语表达能力。

 感谢现在的工作岗位,虽然忙碌了点,每天要做很多事情,但也大大提高了我处理事情的能力。

 越努力,越幸福,越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信息来源:聆听世界AuWorld

【 字体: 】【 打印

Copyright© 2000-2013 www.cqydx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及技术支持:中国澳门新萄京官方网址信息中心
CP备案号:京ICP备05022942号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